婚前同居的她,被准婆婆嫌弃了

时间:2019-07-10 来源:www.alhandraemfoco.com

yg电子娱乐平台 婚前同居的她,被准婆婆嫌弃了

  7ac6fad354a24f1a9b6bcfecbab0a494.jpeg

  爱情是暖一个人的心

  婚姻是拴一个人的心。

  01

  姜悦芬拿着菜单越看越心惊,一个白灼生菜竟然敢卖二十八块,二十八块钱得买上多少斤生菜了?还有那啥毛血旺,她平时最拿手的菜,不就是几块猪血一点毛肚豆芽的,上面却赫然地写着五十八块,这还是最普通的菜,点个什么海鲜啥的都百把块钱了,这一餐吃下来得整多少钱呀?今天这饭虽说是儿子请客,但她一进这家餐厅就觉得有些来气。

  不是吃不起这餐厅,重要的是请的对象,儿子是自己养的,还没请她到这餐厅来过,现在倒好,见未来丈母娘就要这么破费了,看着儿子那小心紧张的样子,她的心里真有点不是滋味。

  “要不先把单子点了?”姜悦芬望着儿子问,她是想自己做主点几个便宜些的菜。

  程屹就像一眼看透了母亲的心思,有些不耐烦地说:“妈,等小芷他们来了再点!”想了想,又不放心地叮嘱起来:“爸,妈,一会儿要是小芷父母提了啥要求你们就先应下来,不要当着面地闹不愉快!”

  姜悦芬撇了一下嘴:“什么叫啥都答应?瞧瞧你那出息样!那江小芷就是镶金的……”

  “你就少说两句!”程天年轻声打断她:“既然儿子喜欢,你就好好跟人家吃顿饭,把婚事定下来。”

  “儿子是我的,轮不到你说话!要不是儿子坚持你以为我会跟你坐一桌上?”姜悦芬面色一顿,夹枪带棍地说。

  她和程天年分开快十年了,当年程天年跟单位一个女同事被姜悦芬堵在家里,姜悦芬恨他恨得要死,离婚的时候坚持把两个孩子都带在身边,一分抚养费也不要,就是不想让这个家跟程天年再有任何的牵扯不清。早几年的时候也不许儿子们跟程天年见面,提起他来都是咬牙切齿。若不是程屹说吃饭的时候想让他爸也来,她是死活都不会跟他再坐到一起。

  同意让程天年一起,在姜悦芬的心里,还有另一层意思。她不想让人家觉得程屹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就看轻了他,也想让他们看到她这个未来亲家有多宽宏大量。

  程天年扫了姜悦芬一眼,低下头没有再吭声。

  程屹一边朝外走,一边掏出手机说:“我去给小芷打个电话。”只是走到外面,并没有拿手机出来,他不想让小芷父母觉得他在催。想起来还真有点闹心,母亲对小芷虽然谈不上很满意,但也没有提出过反对,倒是小芷那边的阻力太大!

  程屹和江小芷已经谈了四年恋爱了。两个人是大学校友,一个学电子信息,一个学工业设计。在参加学校一场辩论赛的时候认识,虽然彼此有好感但却一直只是以朋友身份交往,直到有天江小芷不经意地说有个男生约她一起过情人节,他才着急了起来,立马就给江小芷表白了。

  江小芷望着他笑,笑得他心灰意冷,以为这就没戏了,兴许连朋友也没得做了。

  结果江小芷笑完了,把手往他胳膊上一挽,说,走,庆祝下去。

  庆祝什么?程屹还傻巴巴地问。

  庆祝我们正式恋爱第一天!江小芷白他一眼。他才知道,自己上当了!没有谁约江小芷过情人节,根本就是江小芷自己下的套,逼着他表白呢!但这是个甜蜜的“阴谋”,如果不是江小芷,他还不知道要怎样纠葛呢!

  两个人一正式确定关系,那就是轰轰烈烈了。以前做朋友时,程屹总要找着借口的约她出来,现在直接在女生宿舍楼下喊一嗓子,她就蹬蹬蹬地从楼上奔了下来。扎着马尾辫,穿着牛仔裤和板鞋的江小芷浑身洋溢地都是青春逼人,睫毛开得像大菊花,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程屹,他整个人都热血澎湃起来,觉得就算是为了她去死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。

  两个人的腻歪真是羡煞旁人,除了上课睡觉不在一起,其他时间恨不能分分钟地粘在一起,去食堂吃个饭江小芷遇到不爱吃的,嘴巴一弩,程屹就立刻捡了过去;过个小水坑,怕脏了江小芷的鞋,也非要背了她过去;兄弟约着去喝酒,小半会儿就魂不守舍的说约了江小芷去图书馆看书。鄙视就鄙视吧,他就这样重色轻友!更经典的是,有天夜里程屹梦见江小芷要跟他分手,哭着喊着醒来,彼时宿舍里还有人未睡,传来传去地,别系的师妹见到江小芷都啧啧,你男友真是太爱你了!

  江小芷取笑他:“怎么就忍了一年才表白呀!”

  程屹一把紧紧搂住她,深情并茂地说:“我是怕要是你拒绝了,咱们连朋友也没得做了!”

  她嗔怪骂了句:“胆小鬼!”

  周末的时候程屹宿舍一般没人,不是回家了就是出去通宵游戏或者跟朋友玩去了。江小芷就会乘着舍监不注意的空挡溜进程屹的宿舍里。江小芷坐在程屹的床上,装着样子地翻翻他的书,其实心里就像装了个小兔子咚咚地直跳。程屹端着瓷盆去走廊的尽头打水,出门的时候会把宿舍门关上,有人来敲门江小芷就躲进程屹的蚊帐里,一动也不动,直到程屹回来。有时候程屹会在门口遇到隔壁宿舍的人,都是找着理由把他打发走,听着程屹在外面胡乱地扯理由,江小芷就忍俊不禁。

  程屹端着水进来,会拧了毛巾给她洗脸,把她的脚放进水盆里轻轻地揉洗,两个人什么也不说,眼神纠缠在一起,心里早已经温柔如水。洗漱完,程屹收拾好了,再把灯一关,就摸着上床,两个人都很激动,扑在一起深深地接吻。

  有滋滋的火花在两个年轻的身体里迸发,那些时候,整个世界是不存在的。他们的眼里只有彼此,有着说不完的情话,使不完旺盛的精力,和可以与周遭所有对抗的勇气。

  从窗口透进来皎洁的月光,空气中都是氤氲,他们手脚交缠在一起,枕着彼此的呼吸入睡。等到天快亮的时候,江小芷会偷偷地爬起来穿上衣服,在其他宿舍的人还没有起床,舍监刚开门后,又偷偷地溜出去那些时光是如此地疯狂。

  两个人好不容易熬到大学毕业,原本想着找到合适的工作就立马结婚。但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他们就像两个还没学会游泳的人,一头扎进社会这个大池子里,肯定是被狠狠呛了口水。

  就业形势是越来越严峻,程屹揣着毕业证去公司应聘时,才发现像他这样的人一抓一大把,在他忙着与江小芷恋爱的时候,别人都拿了几门外语证书,又参加了好些社会实践。一个稍好些的职位早被抢破了头,剩下些鸡肋的工作高不成低不就的,一圈晃下来,就垂头丧气了。

  而江小芷的工作就更难了,专业很冷僻,可选择的职位很少,班上的同学要不是有关系的进了对口的公司,剩下的好些都改了行。江小芷这时候后悔专业不好也没用了,勉强找了份设计的工作做了三个月后就被公司拐着弯地给辞退了。

  江小芷扑在程屹的怀里痛哭了一场,在学校里她也算是佼佼者,专业课成绩都是前几名,又是学校各种活动的活跃分子,本想要大展宏图一番,却是两眼一抹黑。其实那公司江小芷都还看不上,就是一小作坊式的公司却还挑三拣四的。

  程屹看她受到挫折很是心疼,哄她:“先在家里休息一阵子,我来养你。”

  “你养我?”江小芷心情不好,说话也冲了起来:“你拿什么养我?你一个月工资才一千多,说的不都是废话!”

  “这只是暂时的,只要我表现好,工资很快就会涨!”程屹嘴上说着,心里却是一阵酸涩。他现在的公司做的是游戏软件,一个项目组都有十多号人,比他早几年的员工工资也就多几百块钱,像这样的公司,福利待遇基本上是没有,公积金才一百来块,他简直都要呕死了。但现实又逼得他不得不低头。刚毕业那一年多两个人就像是玻璃缝里的苍蝇,瞎撞着。

  直到江小芷好不容易应聘去了电信上班。虽说电信听着单位挺大的,但她在里面却是在营业厅做柜台业务,每天在柜台前办业务的人就没断过,遇上几个拧巴的客户,追问个没完,脸上还要保持始终微笑的表情,一天工作下来,累的精疲力尽。

件更好的,她不希望沾什么光,但希望女儿这一生衣食无忧,那个程屹能给女儿什么?自己连个像样的工作都没有,更指望不上每个月领点退休养老金的父母。

  江小芷也很想跟母亲好好谈谈,但话题刚一牵头,就被掐灭了。惹得江小芷发了狠话:“你要不答应,我就直接把肚子搞大!”

  气得章慧拿笤帚追着她打,狠狠地骂:“苕货!也不知道害臊,是想要存心气死我不成!”江小芷躲了几下,也不躲了,任由笤帚抽在身上,生疼,但就是倔强地昂着头。倒是母亲一屁股坐在地上,嚎啕地哭了起来:“你爱嫁嫁去!我当没生你!也别喊我妈,走大街上我也不认得你!你以后就是讨饭了也别讨到我家来!”

  “放心,我要是真讨饭了也走得远远地,不给你丢人!”江小芷硬着口气说。

  吵来吵去也没个结果,但江小芷和程屹的感情却是在现实生活更进了一步,以前大学里的恋爱就是风花雪月,现在多了实际的内容,两个人有了共同的目标,更是坚定了要在一起的决心。程屹在公司里比谁都勤奋,他想要凭借着自己的热忱和才华得到领导的认可,他也想要更努力这才值得江小芷对他的爱情。

  每一次的约会,他们都是在大排档或者是小吃摊吃饭,末了,就牵着手压马路,又或者找个僻静的地方,搂搂抱抱地亲热一番。有一次他们在公园里坐了许久,等他注意到穿着裙子的江小芷腿上都被蚊子咬得星星点点时,眼眶一下就红了。他们多穷呀,舍不得去大餐厅吃饭,舍不得去看话剧,听演唱会,舍不得去泡吧坐咖啡屋,连去酒店的钱也舍不得,就想着把钱留着结婚用。

  有时候程屹也要拉着江小芷去吃西餐,江小芷总是不答应,说自己不爱吃。恋爱时最大的奢侈就是去看电影了,星期二晚上的电影票是半价,两个人坐在光线交织的影院里时,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,那种幸福真切而窝心有情饮水饱。

  江小芷二十三岁的生日,也是两人毕业近两年后,程屹向江小芷求婚。他把她带到一栋高楼上,指着繁华似锦的城市信誓旦旦:“小芷,我会让你幸福的,面包会有,牛奶也会有,车子房子都会捧到你的面前,相信我吗?”

  虽然这些看上去都像是画饼充饥,但江小芷感动得泪水涟涟,也不等程屹单腿下跪,直接从他手里拿过戒指就戴上了这个人她是嫁定了!这个婚她是非结不可,迫在眉睫!

  就在程屹的父母在餐厅里苦苦等着与未来亲家见面的时候,江小芷还在家里跟她母亲吵。

  昨天吃晚饭的时候,江小芷跟父母宣布她要结婚。母亲一怒把碗一搁,撂下一句“休想”转身就进了房间。

  江小芷当没事儿似地继续吃饭,倒是江于欣惊喜雀跃:“姐,这下我终于可以一个人霸占一个房间了!”

  江小芷横她一眼:“就盼着这一天吧!”

  江于欣嘟了嘟嘴:“都这么大了还跟你一个房间,一点隐私都没有!要不是妈拦着我早想搬出去住了!这下好了,你终于把房腾给我了。”

  “已经决定了?”江国通问。

件怎样有关系吗?程屹对我好就够了!”

  “姐!我支持你!”江于欣言辞铿锵地说。私下里江于欣见过程屹很多回,程屹早就收买了江于欣,把她拉到自己的阵营里。

  “我没意见,你妈那里我再跟她说说!你也别生她的气,她都是为你好!”江国通宽慰地说。以前程屹上门过几次,开始的时候章慧都是直接往外面轰,后来两个年轻人学精明了,乘着过年过节家里有客人的时候上家里来。章慧要面子,决然不会在亲戚面前失态,旁人问起也就说是江小芷的同学。程屹也不管她的脸色有多不好看,一口一个阿姨,喊得倍亲切,除了嘴巴甜,还很会看眼色,厨房有活了抢着做,换个灯泡呀,修个门栓呀,收拾一下垃圾呀,还会陪着江国通喝上几杯,只有真心实意地喜欢小芷才会这样没皮没脸地上家里来,在心里,江国通也认可了这个女婿。何况,小芷自己喜欢,他也不想多加干涉,私下里给章慧做了多少思想工作呀,但她就是还巴巴盼着两个年轻人自己能分手。

  夜里,江国通劝了妻子许久。章慧自己也知道,女大不中留,何况又是小芷这样的死倔脾气,从小到大,什么事都自己做主,也不爱跟家里人商量,一说出来就是铁板钉梢的事。心里越想越难过,养个女儿养来养去,倒养成了仇人一样。一整夜都唉声叹气,但却是越发明白,女儿这下是肯定要嫁了。

  虽然一整天里她也没有表态到底去还是不去,其实已经打定主意去会会未来亲家,既然女儿要出嫁了,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,也不能让女儿随随便便地就嫁了过去。

  到了傍晚的时候,江小芷看母亲也没说要去,心里拿不住,怕一开口问了就碰个钉子,干脆也不抱希望,反正父亲应下来,到时候随便扯了理由就好。

  江国通问江小芷他穿什么衣服出席。

  章慧出言讽刺:“当是见多重要的人?也不嫌丢人!”

  “妈!”江小芷愤懑一声:“我怎么丢人了!我没偷没抢,我光明正大谈恋爱,你不就嫌弃程屹不是大款,不是小开,不能给你面子上添光生彩嘛!我怎么有你这样市侩的妈!”

  这句话惹得母亲勃然大怒:“什么叫你怎么有我这样的妈!我还没说怎么有你这样不害臊的女儿!几辈子没见过男人呀,哭着喊着地要嫁!嫁过去才有你的苦头!”

  “你就咒吧!”江小芷冷着脸:“是苦是甜我自己认了!”

  “苕货!”母亲气得一拍大腿:“我是管不住了!”

  江小芷看着时间都到了,也不和母亲吵了,催着父亲:“这都迟到了,赶紧走吧!”

  江国通小心翼翼地看了妻子一眼,被瞪了回来,讪讪地扣了扣衬衣上的纽扣,自顾自地说了声:“那,走啦。”

  “快点,爸!”江小芷已经抢先一步出了门,又转回身催了遍。

  章慧忍了忍,终于喊了声:“等等!”

  江小芷回过头警惕地问:“干嘛?”

  “等我换件衣服!”她在心里叹了口气,终于在女儿的面前败下阵来。她知道丈夫太好说话,去商量结婚的事肯定是别人说什么就应下什么,她可不想这两父女去吃了亏。

  江小芷惊喜地一个箭步奔到母亲面前,搂着脖子“啪”地重重亲一口:“到底是亲妈呀!”

  母亲厌嫌地推她一把,心里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

  他们到的时候,已经迟到了一个小时。江小芷给程屹打了电话说路上堵车,虽然晚了时间出门,但路上真是堵,是出租车交班的点儿,根本就拦不到的士,好不容易挤了辆公交车,又是水泄不通,心里也急得不行,想着程屹父母等得一定火大,也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她一直没有告诉家里程屹父母离婚的事,一是觉得根本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事,二是觉得这是程屹的家事,她也没必要拿出来八卦。在之前也没去过程屹家几次,上大学那会儿也都没告诉家里人,工作了两个人见面的次数少了,恨不能每次见面就两个人呆着,次数仅有的几次去程屹家,对他妈的印象还不错,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,井然有序,对她也是客客气气的。听说没退休前是糖果厂的工会副主席,做的都是思想政治教育,难免有些严肃。不过每次跟他妈坐在沙发上看会儿电视,程屹就会把她喊进卧室里。

  程屹也不敢关门,两个人就大眼望着小眼,要是程屹想要偷亲她一下,他妈立刻就会出现在门口,晃来晃去的,他们也不敢造次了。

  刚一到餐厅的门口,程屹就迎了上来,有些责怪地看了江小芷一眼,他妈都已经牢骚满腹了,以为她家是故意摆谱才迟到,眼看着两家父母好不容易坐到一块儿,他可不想他们的婚事节外生枝。

  江小芷也顾不得解释,跟着程屹大步地朝包间走去,一推开门立刻道歉:“叔叔阿姨,对不起,让你们久等了。”

  章慧不悦地看了女儿一眼,觉得她也太不矜持了,一副巴结他们的样子。程屹介绍了他们认识,大家入座,程屹赶紧把菜单递到准丈母娘手里:“阿姨,您先点菜,喜欢吃什么随便点!”章慧对程屹的这个表现是满意的,让她点菜就是说最看重的是她,她拿着菜单指点江山样跟服务员报了好几个菜。

  一边的姜悦芬看她一副毫不谦让的样子,心里就不乐意了。好歹以后是一家人了,有必要点这么多菜吗,还有看她那态度,跟谁欠她钱似地冷冷的,也不打招呼,搞得像是程屹在高攀她家一样。

  章慧把菜一点,又把菜单递给姜悦芬:“你也看看,还加什么?”

  “够了够了!”姜悦芬面上堆着笑:“小两口以后花钱的地儿多,给他们省点!”

  章慧的面色垮了一下,刚要出声还击,江小芷立刻插话打断:“我跟程屹商量过了,结婚的事儿一切从简,都不是啥富裕的家庭,也不用讲那些门面了。”

  章慧瞪她一眼:“这是大人们商量的事,你就别多话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嫁不脱的主儿。”

  江小芷还想说什么,程屹在桌子下踢了踢她的脚,那意思是让她别跟她妈起冲突了。江小芷就没吭声了。

  “亲家。”姜悦芬笑着说:“这俩孩子决定结婚,我们肯定是给予各方面的支持,你看这结婚的日子就定在今年的国庆节行不?我算过了,双日子,对两孩子的八字都好。”

  “国庆节太仓促了吧!”章慧慢悠悠地说:“现在都七月了,三个月的时间,房子都还没买,肯定来不及。”

  姜悦芬一梗。

件就那样,现在还住在单位分的两室一厅里,九十年代的老房子,水泥的墙面上斑驳不堪,家里的家具家电都是陈旧款式。虽然程屹的父亲一直要出钱养两个孩子,但要强的姜悦芬就是不肯给他赎罪的机会,她要凭借着自己的能力抚养两个孩子。程屹说最困难的时候母亲晚上做兼职帮别人做纸盒,手都被浆糊泡肿了,现在两个孩子都大学毕业了,她才喘口气。而程屹父亲虽然也表示过他们买房子他会拿一笔钱出来,但程屹要是要了他的钱,那就等于在母亲的心上狠狠地刺上一刀。

  “不买房子你们住哪里?”章慧扬高声音,心里直怪这个女儿傻,现在不逼婆家拿点钱出来等嫁过去了能指望套些出来?何况程屹还有个弟弟,他们不买房子就是让他弟弟得了便宜,女儿不会想这些,她这个当妈的要替她争。

  “我们可以租房子住!”江小芷说:“现在我们才毕业没多久,等有些积蓄了自然会买房子!”

  “可以买!”程天年接着说:“我那里有点钱,可以凑个首付出来,以后月供就靠你们自己了!”

  章慧刚想觉得这亲家公表态及时,让她满意,不料听到女婿说了:“爸,不用你的钱,我和小芷会自己想办法。”

  姜悦芬想了下说:“眼下房价还有点贵,不如先让两孩子把婚事办了,房子的事下一步再说,家里肯定也会多多少少地帮助一下。”

  “是是是!”江国通打着圆场:“两个孩子现在工资都不高,就算是还房贷也很吃力,还是等等再说。”

  章慧不满地横了丈夫一眼,觉得他在这个时候完全没有跟她站在一起。房子她又不是为自己争的,还是希望女儿能有个住处,不过看上去现在买房确实不现实,语气也就缓和了一下:“这国庆结婚还是太仓促了,好的酒店半年前都被预定了。上次我一亲戚的孩子在银杏定的酒席,我看着还不错。”

  姜悦芬心里冷哼一声,妈呀,还看着不错?这银杏酒店是四星的,一桌下来得千儿八百了。不过刚在房子问题上占了赢势,她也不好在酒席上再说什么,何况儿子也是一脸不放心地望着她,就对程屹说:“那有时间去看看,选个日子早点定下来。”

  言谈之间,菜已经陆续上来了。程屹和江小芷招呼着彼此的父母,又殷切地夹着菜,希望气氛能够缓和一些。

  “婚礼的事就这样定了。”程天年举起酒杯:“来,先碰一下,祝贺这两个孩子!”

  江小芷和程屹幸福地对望一眼,不由地松了口气。这顿饭吃得太勾心斗角了,他们两个人如坐针毡,好在终于可以圆满解决。

  “既然小芷喜欢,我也就不反对了。”章慧举着杯子说:“不过她爸在单位里也大大小小是个官,亲戚朋友也多,面子上要过得去,这迎亲的车不能少了八辆,还有,这彩礼的事,我们也是开通的家庭,你们给的彩礼我们也不要,就拿给两孩子当做小两口的家底。”

  “这彩礼我们一定准备!”程天年笑着说:“让小芷嫁得风风光光的,亲家母您就放心!”

  “既然这样,那嫁妆我们也不要,也直接给俩孩子当家底。”姜悦芬冷冷地说,从开始她就一直在忍,凭什么大家都要看着她的脸色,从她进来到现在,连正眼都没瞧过别人,对着程屹,一副嫌弃的样子。而自己那傻儿子,就当是没看见,不停地夹着菜,一副奴才样!她怎么就教出这样没骨气的儿子!

  章慧一听不乐意了,“啪”一声放下筷子,心想,我还没坚持问你要房子呢,刚一提彩礼的事就跟我提嫁妆了!何况这彩礼我还表明了自己不要,这样的婆婆,早在骨子里都轻贱了小芷,觉得小芷是非嫁他程屹不可了。

  程屹心里一惊,糟了,要谈崩,求救地看着江小芷。此时的江小芷也有气,她也没图程屹家什么,怎么反倒是问起她家要嫁妆了!就故意忽视程屹的目光,低着头吃菜。

  “吃菜,吃菜!”程天年举了半天杯子也没人响应,只好又放下,打着圆场地说。

  姜悦芬看儿子急得脸都红了,也怕自己弄得太僵,儿子回头怨她,随即说:“亲家母,吃菜,一会儿剩了多浪费!”

  章慧已经气不过了,这不就是明摆着说她点菜点多了,糟蹋她儿子的钱嘛!这一毛不拔的老太太就想白白得一个媳妇?

  也不回答姜悦芬,朝江小芷就骂了过去:“你看看别人家闺女,一嫁过去房子车子彩礼都齐了,到我这儿还要倒贴着嫁妆钱!真是白养了你!”

  姜悦芬看着章慧在那里借故撒气,也不吭声了。

  程屹急了:“阿姨,啥嫁妆呀,小芷能嫁给我,我就心满意足了!您放心,我一定对小芷好!”

  姜悦芬忍不住说:“好是双方的,你对她好,她也要对你好!”

  章慧脸色越来越不好,讥诮地说:“说起来我还就图程屹对我家小芷好,一上我家来就进厨房帮忙,到处找着活儿干。”

  姜悦芬凌厉地扫了程屹一眼:“小芷也挺懂事的,过年的时候送我一个皮包,好几大百呢!”

  “妈!”程屹低声哀求地喊了一声。

  “妈!”江小芷有些恼怒地喊了她妈一声。

  但两个女人都想在对方面前占了赢势,唇枪舌战地吵上了。明明房间里开足了冷气,但程屹却是满头大汗,又觉得丈母娘干嘛要挑起矛盾,本来就好好的,却又要把他在她家的那些事说给母亲听,母亲心疼他,定然是不愿意输了气势。

件那是好滴呢!老头子是个什么局局长,就我家小芷眼界高看不上,我倒以为她要找个什么人家呢。不过话说回来,要不是程屹痴情得很,追得紧,我们小芷也看不上。”章慧阴阳怪气地说。

件不好,不过我们程屹就是有本事,让小芷对他是死心塌地的,你还不知道吧……”姜悦芬故作神秘地说。

  章慧冷哼一声,没接茬。

  “两孩子都已经在一块儿了!”此时的姜悦芬已经顾不得江小芷会作何感想,只想着要刺激亲家母。果然,她的话一出口,章慧就灰败着脸呆在那里,像是被拦腰砍断的植物。

  “妈,你瞎说什么呢!”程屹一看丈母娘的脸,心里只有哀号的劲儿了。

  “她说的是不是!”章慧转过身,死死盯住女儿。而江小芷心里也是气得够呛,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非要把她撕了当下酒菜才能论个输赢?

  “是不是?”章慧猛然一喝,程屹就打了个寒颤。

  “阿姨!”程屹挣扎着说。

  “你闭嘴!”章慧又气又恼。看着江小芷的表情就已经知道,那老太婆说的是真的了!难怪他们在婚事上这样随意,难怪敢着脸问她要嫁妆了!原来女儿早已经私定终身,这不是狠狠在她脸上扇了一个耳光吗?以前她就是怕女儿上当吃亏,一直都教育她要自尊自爱,她不是也跟她保证过的吗?结果却是让亲家戳着脊梁骨地羞辱!

  “反正我们要结婚的!”江小芷知道她妈现在下不了台,干脆豁了出去。

  “啪”地一声,章慧一个耳光扇给了女儿。

  程屹看到小芷挨打,飞身护到身后,辩解地说:“阿姨,跟小芷没关系,是我!”

  “臭流氓!”章慧气得牙痒痒,抬手推开他,一把拽着女儿的手朝外走:“你就是嫁不出去,妈也不答应你嫁到这户好人家!都还没过门呢,就拿这档子事来戳你,你这是一辈子都翻不了身了!”

  “说谁臭流氓呢!”姜悦芬没料到章慧的反应这么大,也后悔了。但事已至此,再听到对方骂自己儿子流氓,也就顾不得后悔,直嚷:“我们才不稀罕,看是你女儿吃亏,还是我家程屹吃亏!”

  不等章慧再拽,江小芷也朝外面走,只剩下程屹在后面喊:“阿姨!小芷!”谁都没理他,他在心里叫苦连迭,现在是连小芷也生气了。就哀哀地追到准岳父身后:“伯父,您别生气,我妈,我妈就那性格,太直了。唉!您帮我说说……我……”程屹已经急得语无伦次,说不出话来了,头上黑线从头顶挂到脚面。

  “这事,回头再说吧!”江国通冷冷地说。

  程屹只觉得五雷轰顶,现在连一向看好他的岳父都不支持他了,这婚到底要怎样结呢!看着小芷一家三口气鼓鼓地冲走,他恼得想撞墙,回过身,就说他妈了:“都怪你!让你别谈僵了,你偏要说那些没用的,存心让我结不成婚呀!”

  “你这是跟你妈在说话吗?”姜悦芬用鼻子冷哼一声:“你就没瞧见那家人德行,人家根本就看不上你,你还非要热脸贴别人冷屁股!”虽说“屁股”一词不文明,但姜悦芬也顾不得了,就想点醒儿子。

  “我乐意拿脸贴人家屁股!”程屹的郁闷如滔滔江水,连绵不绝。

  “儿子,没事,回头哄哄小芷!”程天年不好责备姜悦芬,只能宽慰一下儿子。

  “哄什么哄?”姜悦芬甩着脸色给程天年:“儿子是我的,用不着你教!”

  程屹也懒得听他们吵了,朝椅子上狠狠踢过一脚,也顾不得疼,怒气冲冲地一头闯进夜色里。他真的不明白,为什么他只是想要和小芷结个婚,怎么就这么难呢?

  那天夜里,两个家庭都一夜无眠。

  end

  7f99c5cdbc774b2eb361893eb6ef2be1.jpeg

  d6363de998ae46bfa54d2c92f76f726e.png

  梅吉更多精彩故事

  092870565b85481b93b4e7fd410398c9.png

  倾诉实录

  单亲妈妈的10年情路自述

  我的暧昧害了一个善良的男人

  只要我守住了底线,就不算背叛

  窥探隐私

  那一夜,老公送闺蜜回家之后

  因一记耳光,她引诱了这个“妻管严”

  为了个男人,把我闺蜜的药换成了维生素

  唯美纯爱

  有个流氓爱过我

  徐先生守住了自己的底线

  那个死缠烂打的女人,将我驯服了

  家长里短

  裸婚后,他得了产后忧郁症

  冲动嫁人后,这个婚离不掉了

  老公给他一张银行卡,余额3块

  在梅吉的公号上,有300多篇原创故事,关.注后点击“目录”即可查看。

  查看她

  看尽世间男女情爱

  品味人生烟火故事

  ?

  梅吉的秘密花园

,查看更多

达到当天最大量